2011年4月11日 星期一

《歷史學家》

用作歷史研究的角度與方法去找尋傳說中的吸血鬼,除了大量或真或假歷史與宗教的典故,還摻雜了三代的愛情、以及偵探冒險驚悚的元素,這應該是《歷史學家》成功、或許也是失敗的地方。

當然,基本上我會說這本小說是成功的,它讓我在一堆不知道在哪裡的地名與一堆完全不明瞭的歷史架構中掙扎,並且不斷不斷不~~斷地切換敘事者的角度(父親的信裡頭的某個人引用某本書當中某個人講的話...... Orz)增加暈眩感,外加上先天對翻譯小說的懼怕...... 總總不良的陰影籠罩下,我還是努力地看完、甚至還有一股衝動想看第二遍,順便交叉比對考據一下(還好佐以張大春的《四喜憂國》,才不至於淪陷,是說看《四喜憂國》腦袋好像會更打結)。它也讓我看到了歷史學家迷人的一面。除了像其他學科的學者一樣求知,還要像偵探破案一樣,靠著些許可靠或不可靠的線索來拼湊還原出真相。再更世俗功利地說,歷史是有價值的(抓到名聞遐邇的吸血鬼,光出回憶錄就可以賣不少錢了 lol),不像隔壁棚的人類學...... [完全誤]。

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看了什麼,或著該看什麼。那一堆歷史、宗教、典故、民謠,到底為什麼串得起來?女主角對男主角的情絮是怎麼開始的?最終也是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討厭卓九勒?或著該先問:為什麼卓九勒得用這種方法來招攬手下?不變成不死族就沒搞頭了嗎?為什麼又要勾起學者的興趣、又要恐嚇學者打消念頭?(學學國軍人才招募中心嘛! [誤])

突然有一種「文人相輕,自古皆然」,說不定這本書實際上是要嘲諷學術界裡頭的派系鬥爭,不然你看,明明都是熱衷且專注於研究的學者,只不過一些種族造成的門戶之見就搞成這樣...... [誤]

說著說著,有點同情卓九勒了起來。 XD


後附上嘉言兩則:
p.261
雖然她看見我們這麼多人圍繞著一個躺平的人站在客廳裡,仍露出新鮮甜美的笑容。我覺得她丈夫隨便做什麼,好像她都不會意外;也許這就是經營婚姻的成功秘訣。

p.275
漸漸你會開始相信,從大自然本身可以讀到飽和的歷史。土耳其山麓跟馬札兒草原看起來真的那麼不同?當然不會,然而因為歷史告知心智,有這些差異存在,它們就橫亙眼前,怎麼也擦拭不掉。